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集智俱乐部 > 智能+时代的意愿经济

智能+时代的意愿经济

一、智能+时代来临了吗?

时下人工智能大火。自动驾驶、人脸识别、机器翻译、家庭机器人、人机大战,所有这些本属于科幻电影中的东西突然一下子就来到了我们的身边。于是,人们开始惊呼:互联网+时代即将结束,智能+时代已经来临。但是,仔细想想就会发现,现代的人工智能技术应用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因为人工智能技术还不够成熟,而是因为我们人类面对强大的深度学习新技术,其想象力和创造力还远没有展开。换句话说,现代的人工智能需要的突破并不仅仅在理论和技术上,更是在围绕着这些技术而衍生的应用场景上。

仔细想想,无论是自动驾驶还是智能机器人,其实它们都不算新鲜,因为所有这些玩意儿都早已经出现在好莱坞大片中了。只不过,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把它们做出来了。而真正的智能+时代的到来必然会伴随着大量我们想都没有想过的应用。这就像20世纪90年代末期的情形,那时的大多数人都在玩儿了命地把黑板报、报纸电子化成一张张网页;然而,谁也没想到原来互联网还能让你交友、支付、打的、订午餐。

那么,当人工智能技术垄断的壁垒被逐渐打破,深度学习变成了一种廉价而普及的标配的时候,新的智能时代又会涌现出怎样的创新应用呢?

我深知人类预测未来、抓住确定性稻草的行为有多么地滑稽可笑;但是我仍然忍不住想眺望一下远方,因为我懂得每个人都是未来的参与者这个简单道理。

二、意愿经济

让我们尝试“揪着自己的头发脱离地球吸引力”吧。我们假设,在智能+时代,万事万物都可能配备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组件,那么世界将会变成怎样?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人们将会把更多的注意力从“如何做一件事”转移到“我要做什么事情”上面来。也就是说,每一个个体的意愿将会逐渐变成是一种非常重要而稀缺的东西,整个世界将围绕着个体的意愿展开,而机器将解决掉一切“如何做”的繁冗细节。于是,配备着人工智能的兴起,人类将进入意愿经济时代。

讲到这里,我不得不提及一些有关意愿经济的概念。我相信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意愿经济仍然是一个非常陌生的词汇。但是,也许你会或多或少地听说过“注意力经济”的概念。其实,意愿经济是从注意力经济学派衍生出来的一套新理论。

传统的注意力经济强调的是商家如何制造广告从而吸引客户的注意力。而意愿经济则更多地关注客户而非商家,所以客户会通过广告发布、宣传自己的愿望而反过来吸引商家的注意力。

举个例子来说,假如我要买一辆超级SUV去滑雪。传统的做法是我需要登录到购物网站,一辆车一辆车的选,从而购买到我想要的SUV。而意愿经济的玩法是,顾客自己在网上公布自己的意愿。比如,我会广告说:“我需要一辆四轮驱动的SUV,我要开车去落基山脉滑雪”。然后,大量的商家就会围绕着你的意愿而展开激烈的竞争,从而通过竞标的方式帮你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

除此之外,意愿经济创始人Doc Searls还构想出来一系列全新的概念,诸如“供应商关系管理”(Vending relationship management,VRM)、第四方、智能代理、小数据等等。总之,这是一套全新的面向个体的组织经济形态。然而,由于技术所限,现在我们还很难真正实现Doc Searls构想的未来经济模式。

三、走向意愿世界的人工智能

然而,意愿经济所缺少的技术支撑,恰恰是现代的人工智能有可能大展身手的地方。

首先,人工智能近年来的突破主要体现在它超强的学习和泛化能力上。随着各种机器学习技术的普及,我们现在可以做到,我只需要告诉机器我要做什么事情,然后做对这件事儿的标准答案是什么,机器就可以从大量的数据中自发学习如何做这件事情的解决方案。所以说,其实现代的人工智能就可以看作是一个黑箱,你只要告诉它足够多的标准的输入输出对,它就会自动地学习出应该如何完成这件事情的解决方案。这就使得人们可以把“如何做事情”这一步跳过去,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我要做什么”上面。这实际上是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最本质的变化。

其次,算法交易平台将迅速把一个个训练好的黑箱插接到需要它的地方去。所谓的算法交易平台就仿佛是现在的APP商店。由于不可能每家公司都拥有所有的数据,也不可能每一种软件功能都用机器学习的方式通过大量数据训练出来(这将费时费力)。所以,A公司从大量用户健康数据训练出来的神经网络将有可能和B公司从用户饮食数据训练出来的饮食推荐神经网络进行交易,从而实现全面的客户行为预测。因此,整个算法经济(Algorithm economy)体系将保证“如何做”的能力可以迅速地全球化。

于是,人工智能将过渡到一种超级定制化的阶段。其实,无论是工业时代还是现在的互联网时代,人类商业的一个始终未被解决掉的难题就是如何应对每个人超级定制化的需求和厂家标准化的生产能力之间的矛盾。即使现代的人工智能崛起也从来没有一点点撼动这个问题的难度。各大人工智能公司仍然希望一劳永逸地制造一个产品,从而解决掉所有用户的需求。

然而,人工智能进一步深入的发展将有可能应付这对矛盾。道理很简单,因为机器学习使得每台机器都配备了学习与适应的能力。如果我们承认每个人都是一个独一无二地需要被机器尊重的个体,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拒绝让机器去无条件地适应每一个个体人。所以,只有在强大的机器学习能力的帮助下,真正的超级等制化服务才变得有可能。

最后,当每一个个体人成为了中心,TA的愿望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和尊重,意愿经济才具备了成长的土壤。

四、AI助力下的意愿系统

好了,假如我们乐观地承认上述的各个方面在技术上都是可行的话,未来的意愿经济模式又将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形态展现在我们每个人的面前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对人类的愿望有更加深刻的洞察。

也许读者会觉得,意愿本身有啥可讨论的,不就是心想事成吗?未来世界就应该像传说中的宝瓶或者愿望树,我要香车、美女、豪宅,人工智能就能帮我实现。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简单。这主要有两点原因:1、尽管科技已经很发达,但是离真正的心想事成还相差很远。所以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技术能给我们的就是受限的愿望系统。也就是说,你在提愿望的时候,需要受到很多限制;2、另外,即使在没有限制的条件下,愿望也有清晰与不清晰之分。比如,“我希望我很快乐”,这就不是一个好的愿望,因为它不够具体。假如机器把吃饱就当作快乐的话,那么它大有可能不停地喂你吃的,直到把你撑死,但其实这并不是你想要的。

所以,一个好的意愿要恰到好处,即使在不考虑如何实现它的条件之下,它也要既足够清晰,又能满足各类约束条件。我相信每一个写过创业计划书或者基金申请的人都会有所体会,其实真正描述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绝非易事。

于是,一方面是机器可以帮助我们将更多的注意力聚焦在自己的愿望上面;另一方面,提出一个好的愿望其实很难。如何能够让每个人快速、正确地提出自己愿望的系统就成为了一个痛点。而对这一痛点的解决将会催生出一个庞大的愿望的管理、设计、规划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我们称之为意愿系统。

这个意愿系统能干嘛呢?围绕着意愿的产生、发展、实现这三个阶段,意愿系统将主要实现愿望的推断、推荐、扩展、分解、合并,乃至自动规划愿望的实现。所有这一切都需要由人工智能辅助人类快速地解决。

有了这套意愿系统的辅助,人类会把越来越多的注意力放到对自己愿望的规划之中。而进一步,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将主要围绕着每个用户的愿望展开。因此,对每一个用户的明察秋毫将成为AI程序的必需技能。

五、步入真正的智能+时代

OK,在系统性地回顾了人工智能和意愿经济,并讨论了这两者如何互相助力促进之后,我们希望做一些更加具体的预测。

预测1:智能代理将成为智能+时代的核心技术

如果你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使用过Word应用程序,你一定还记得那个活波可爱的小“曲别针”。没错,这就是最早的一批可实用的智能代理(Intelligent agent)。现在,人们熟悉的智能代理产品主要是:Siri、微软小兵、图灵机器人等等。这些产品已经可以初步实现人类自然语言的理解与基本的应答。

根据我们的分析,未来的智能+时代,意愿经济将强势崛起。而实现意愿经济的技术基础之一就是我们的智能代理技术。所以,这种技术将会成为未来的核心。

一方面,有人预测,智能化技术将会使得对话模式重新成为人-机对话的主要方式。因此,一个可以和用户进行自然语言交流,自动问答的服务系统将成为主流。

另一方面,意愿经济的超级定制化需求迫使我们必须围绕着每一个用户进行超级个性化的服务,而这也恰恰就是智能代理产品需要完成的终极使命。甚至到了未来,每一个用户都会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人智能代理。个人代理将会适应特定的用户。

预测2: 细分市场的终结

现在谈到商业,人们想到的都是一个个的行业、一个个的市场。所有这些市场的诞生其实都是围绕着人类某一方面的需求而展开的。于是,当人们需要吃饭的时候,就出现了餐饮市场;需要穿衣服就出现了服装市场。

沿着这种传统的思维模式走下去,互联网创业公司的一般模式就是寻找到一个足够精确的利基市场,然后“单点突破、做到极致”。阿里巴巴、腾讯正是沿着这一思维模式走下去的,于是打造出了网络购物、社交聊天的庞大帝国。

然而,我想说的是,这种互联网思维模式很快就要终结了,甚至,连那些存在了几百年的用户市场也要一个个地消亡。道理很简单,这种模式究其根本还是无法解决工业化的标准化生产模式与超级定制化的需求之间的根深蒂固的矛盾。

那么,在智能+时代,取而代之的将不再是按照功能需求而一个个细分的市场,而是将客户划分为一个个集合,为他们提供全方位的超级定制化的服务。也就是说,商家(如果到那个时候,还勉强存在着商家这个群体的话)所要做的就像是婴儿的保姆一样,他们不再有什么专业化的区分,而是将用户看作一个有机的整体,充分关注他们的每一个小小心愿。而不同商家的能力大小的区分,将主要体现在他们照顾的人群集合大小上面。

之所以会造成这种局面,还是因为在智能化时代“如何做”要让位于“做什么”。而传统的专业划分无非是为了解决“如何做”的问题。一旦人工智能替代人类解决了“如何做”的问题,专业划分以及市场细分也就自然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预测3:超级IP的强势崛起

IP是一个很好玩的词儿,它的表面含义非常简单“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却被罗振宇誉为是2015年最热的一个词儿。更有趣的是,大家都在用它,却很少有人真正明白它的含义。在这里,我们不想提供对IP的任何解读,请大家自动搜狗。

我想说的是,其实IP和我们所提的意愿有着千思万缕的联系。《人类简史》中曾提到这样一种观点:智人之所以区别于其它物种,就是因为智人可以用自己的语言创造虚假的事物,而更要命的是,这些虚构的事物还能把成千上万的人团结起来,为了共同的理想和信念去打拼和奋斗。其实,这种虚构的东西不就是一个IP吗?而既然这种虚构的愿景并不真实,那么它不就是一种意愿吗?所以说,IP其实从某种程度来说就等同于意愿。

无论是《三体》还是《哈利波特》,它们其实都是非常成功的意愿系统。因为,这些超级IP用超级丰富的细节详细描述了作者的意愿,并最终搭建了一套完美的虚拟世界。

未来的人类恰恰需要大量的发挥这种无中生有的愿望之力。随着人工智能以及虚拟现实技术的突飞猛进,我们生活的世界必然会成为一个现实和虚拟混淆交杂的魔法世界。所以,稀缺的不再是如何实现,而是我们有什么更加振奋人心的意愿和超级IP。无论是基督教还是佛教,这些超级IP的成功已经向我们证明了人类愿力的巨大力量。那么,在不远的将来,人工智能将无疑会助力我们智人完成更加庞大的创建虚拟事物的能力。

张江 | 文

参考资料:

多克·希尔斯 (Doc Searls) (作者), 李小玉 (译者), 高美 (译者):意愿经济:大数据重构消费者主权,电子工业出版社,2016.1

集智俱乐部:走近2050——注意力、互联网与人工智能,人民邮电出版社,2016-7

新智元:2016机器学习三大趋势:算法经济将引导人工智能走向何方

高德:超级IP——互联网时代的跨界营销,现代出版社,2016-1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