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集智俱乐部 > 百词斩的复杂性思维

百词斩的复杂性思维

 
文 | 张江
 
与中关村相比,成都的软件园区显得更加绿色环保和舒适安逸。只见一个大大的“Tencent”单词孤零零地悬挂在一座蓝灰楼房的玻璃幕墙上,然而这座幕墙的后面却并非腾讯,而是一家互联网教育企业:成都超有爱科技有限公司,因一款著名的背单词软件“百词斩”而享誉全国。这就是我今天要访问的公司,它与复杂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初识百词斩
 
也许是继承了这座办公楼的前主人腾讯公司的超高人气儿和灵性,百词斩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迎面扑来的朝气蓬勃!五颜六色的桌椅和办公用品给人一种置身于幼儿园的错觉,玻璃和各种墙面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公式和文字。一座高大的玻璃幕墙挡住了我前进的路线,“2018校园招聘”的字样赫然写在了墙上。“我们企业有1/3以上的员工都是通过校招进来的实习生,这样可以让我们更富有活力!”,一位年轻的女孩甜甜地给我解释道,“请您先坐在这里等等吧,我去叫我们的欧阳总过来,您想喝点什么?”
 
我摇晃着咖啡杯坐在橘黄色的沙发上,目光忍不住往他们的办公空间撇去。这是一间异常宽大的屋子,有点像大厂房,一眼望不到头。一个个年轻的面孔在一排排错落有致的电脑和"卡哇伊"的办公用品后面忽隐忽现。另外一些员工却钻到了桌子底下,怀抱着毛茸茸的玩具享受着酣美的午觉时光。她们的座椅也真是有趣,没有腿,而仅仅是一个弧形的靠背,整个人靠上去,两腿一伸就钻到了桌子底下,可以安心午睡了。
 
我很难将眼前的情景和深受欢迎的百词斩联系到一起。这是一家2012年刚刚成立,却在四年的时间里斩获了上千万用户、“野蛮生长”起来的互联网教育公司。他们出品的多款产品,包括百词斩、薄荷阅读等在大学生群体内深受欢迎。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朋友圈开始充斥着大量的“100天读完4本英文书,今天是第15天,已在薄荷阅读训练营读了13296字”这样的消息,我的学生们都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忠实粉丝。利用病毒式网络扩散,百词斩成功地捕获着每个年轻的心,据称全国每三个大学生里就会有一位正在使用他们的产品。
 
除了百词斩等软件产品,为他们斩获大量用户的还有他们的创意周边产品,包括笔记本、眼镜盒、实体书等。和我同行来到百词斩参观的人中就有一个死忠粉儿,她已经购买了好几个包括“康奈尔”记事本、蒙式眼镜盒等周边产品。她说使用这个特殊的笔记本记东西可以让自己的思路更清晰。当她在图书馆遇到了使用相同眼镜盒的百词斩粉丝的时候,她总会走上前去寒暄一番,这些周边产品俨然成为了他们社交的一种手段。
 
百词斩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迷,他们是如何在短短的四年时间中获得如此巨大成功的呢?
          
复杂性思维
 
正当我出神的时候,一个身影快速悄悄地向我“飘”来。我定睛一看,只见一个高大的男子正踩着一辆平衡车快速地移动到我的面前停下。“你好,张教授,欢迎你来我们公司参观指导呀,我是欧阳丹,这家公司的创始人、CEO。”
 
我赶快伸出了手:“你好你好,见到你真是高兴呀。”
 
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欧阳丹那微微上卷的头发,就像正在变身中的“超级赛亚人”,有一种霸气外露、盛气凌人的感觉。但是,他谈起话来却非常温文尔雅,却始终无法掩饰他骨子里的那种自豪感:“张教授,你好,很多年前我就在豆瓣上读过你写的有关复杂系统的文章,记得是那本约翰霍兰的《隐秩序》,我看了那么多评论,就你写的最能打动我。”
 
“谢谢,真没想到我2009年写的文章还能够帮到您,而且在这么多年后让你我在此相聚。”
 
“太客气了,不仅是帮到了我,而且还帮到了我们整个公司。可以说,我们百词斩团队的发展历程就是对你们复杂性科学的实践!所以,这才是我请您到我们公司深入交流的原因。”
 
就这样,我们聊起了复杂性科学……
 
游戏化
 
复杂科学的大牛、遗传算法之父约翰.霍兰喜欢用游戏来比喻复杂系统:游戏就是一个我们人造的复杂系统,根据少数几条规则,我们就可以让整个游戏按部就班地运作起来,并让人类玩家自发地参与到这个复杂系统的构建过程之中。
 
无独有偶,欧阳丹也与游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在求学时期就对各类计算机游戏着迷,最终毕业去了一家游戏公司做产品开发。在这段经历中他体会到了复杂性的思维方式。
 
“就像康韦的‘生命游戏’,三条简单的规则孕育出异常复杂的表现行为。但是,这里面的诀窍就在于规则的设定。事实上,康韦当年也是测试了大量的规则才得到了现在的生命游戏形式。”我抛砖引玉道。
 
“没错,但游戏的一个好处是它具有即时反馈的特性,我认为这个特性甚至比规则更重要。我们在做百词斩的时候就是利用了这个重要特点。用户在使用我们的产品的时候总会很容易地得到系统的反馈,这样,他就可以持续地参与其中”,欧阳丹慷慨激昂地说,“我早年做游戏的经验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觉得学习其实也完全可以游戏化。我们百词斩要做的就是给用户搭建一个阶梯,使得TA在每一个阶段都能够参与到学习之中。”
 
快者生存
 
近些年来,复杂科学界一直在争论一种所谓的“热力学第四定律”的东西。我们知道,热力学第二定律是制约平衡系统的普适规律,那么面对开放的非平衡系统,是否也存在类似的普适性规律呢?物理学家们猜想,也许非平衡系统正在朝向另外一个方向进化:这就是要让系统产生熵的速度越来越快——即所谓的最大熵产生原理(事实上,最大熵产生原理并没有得到普适的验证,而仅在大气系统、化学反应等少数例子中被验证过了)。
 
按照这个理论,之所以地球会演化出生物圈,是因为生物圈是让辐射到地面的能量消耗掉最快速的一种方式。同样的道理,人类之所以会成为万物的灵长,也是因为他们懂得更快速、更多样化的产生熵的方式。
 
尽管该理论并不成熟,但却给创业过程中的快速迭代方法论提供了理论支撑。由于创业的环境高度不确定,我们需要维持一个大的备选方案池让企业在市场环境中快速试错,从而不断地从环境中吸纳低熵,排出自己的高熵。最后经过筛选生存的企业一定是那些能够让熵的流入流出更快速的企业。由于一切的预先设计方案和既成的经验都有可能是错的,甚至被破坏性颠覆,达尔文式的自然选择、优胜劣汰就成为了唯一的筛选策略的方法。既然所有的企业都这样做,于是谁将整个达尔文进化周期压缩得越短,谁就越有可能在竞争中胜出。简言之,这就是快者生存。
 
百词斩的进化历程就是在实践快者生存理论。按照欧阳丹的话来说,他们在早期开发软件是按照经典的“瀑布式”软件开放方法,迭代周期是以月为单位计量;后来,欧阳丹通过敏捷开发手段,将迭代周期缩短到了以天为单位;而现在的百词斩竟然已经将迭代周期压缩到了小时!
 
百词斩和成都的数家小学建立了合作关系,他们每设计出一种产品方案就可以拿到这些学校去测试。采用了科学化的测试方法后,他们在一两个小时内就可以拿到这种方案的反馈数据。于是,一天下来,他们就可以测量十几种不同的方案。这样的快速进化使得他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用户体验做到最好。
 
企业中的自指?
 
我们两个越聊越投机,渐渐把话题引到了更深的层次。于是,我语重心长地说到:“不瞒你说,我认为复杂系统最迷人的地方就在于自指,就是在系统的内部形成一个虚拟的世界,这个世界包含了系统自身。”
 
“哦?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能不能详细说说?”欧阳丹不解地问到。
 
“就拿细胞来说吧,其实DNA就可以看作是对整个细胞的自指。首先,DNA的编码就是在细胞的内部创建了一个虚拟的世界。这就像我们写一部小说,我们用文字营造了一个想象中的小说世界。其次呢,DNA编码中最主要的内容不是别的,而是关于这个细胞本身的描述。换句话说,整个细胞被编码到了DNA的虚拟世界中。”我激动地说道。
 
“可以这么理解,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欧阳丹仍然很困惑。
 
“要知道,自指构成了生命的最核心的本源,同时也是生命进化的源动力之所在!”
 
“能不能具体说说?”
 
“是这样的,早在1950年代的时候,人们还不知道DNA双螺旋结构的存在,大数学家冯诺依曼就在构想一种能够自我复制的机器。然而有意思的是,他研究自复制机器这个问题并非想模仿生命,而是想寻求一种抵抗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手段!”我咽了口咖啡来缓解口中的干渴,然后继续说道。
 
“冯诺依曼观察到,任何已知的人造系统都存在着老化衰败的趋势,房屋长时间不打扫就会灰尘满地、汽车长时间不保养也会出现很多致命的问题,这些显然都可以拜热力学第二定律所赐。但自然界的生命却不是这样,它们不仅可以通过繁衍后代来抵抗这种衰败的趋势,当然,这是从群体的角度来说;更有意思的是,生命还可以不断地进化,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种逆熵的增长。”我顿了一顿。
 
“冯诺依曼推测到,存在着某种复杂度的阈值。当一个系统的复杂度小于这个阈值,它就会在自然的状态下不断衰败;但如果系统的复杂度超过了这个阈值,那么它就可以像生命一样不断进化、抵抗热力学的第二定律所带来的衰败效应了。”我又抿了口咖啡。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复杂度阈值是多少呢?冯诺依曼猜想,很可能就是实现一个自复制程序的复杂度。而我们知道,这个自复制程序其实就是一个自指系统,它有一段代码在描述自身,同时还有一套建构装置和控制装置,从而能够根据代码将自身再造出来,完成自指的过程。换句话说,自指是让一个复杂系统抵抗热力学第二定律所带来的衰败效应的重要途径!”
 
“这个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有点意思。”欧阳丹的兴趣也被吊了起来。
 
“没错,我觉得这是复杂性最核心的问题。而更有意思的是,我在思考这套理论对于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什么是企业中的自指呢?找到了这种自指的方法,是不是就可以带动企业跨越衰败的复杂性临界点呢?”我说道。
 
“自指……嗯,也许就是企业对自身的一种描述?”欧阳丹也皱紧了眉头。
 
“是的,也可能就是一套指令、口号,或者规则?这些描述精确地刻画了企业的基因”,我接到,“换句话说,当企业成长到一定程度,必须形成一套类似于法律条文一样的东西,将企业的核心价值观、企业的基因凝固成可以描述的规则,这样才能使得企业最终突破那个复杂度阈值,形成更进一步的进化?”
 
“有意思,仿佛我们百词斩就演化到了这个阶段,我们是时候要对这么多年的经验进行总结、凝练了。”
 
说完,房间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们两个都陷入了沉思……
          
打造阿米巴企业
   
有一种奇怪的生物叫作阿米巴虫,平时这些小虫是一个个分立的个体。但是当遇到食物稀缺或者有外敌入侵的时候,它们会自发聚集到一起组成一个超级生物体,这就是黏菌(slime mold),俗称鼻涕虫。这些鼻涕虫表现得就是一个高层次的完整个体,不仅可以移动、觅食,甚至还能产生孢子完成生殖。
 
阿米巴生存方式的迷人之处就在于它既可以灵活地以独立个体的方式来应对不确定性的环境,又可以在适当环境下聚集形成一个高层次的个体,从而凸显整体的力量。我猜,欧阳丹就想将自己的企业打造成一个超级阿米巴虫。
 
在回来的路上,我与欧阳丹之间的对话反复在我脑海中激荡着。如何利用复杂性理论作为工具来一步步地指导我们打造一个类似于阿米巴虫一样的企业呢?我想,这一定是欧阳丹的百词斩,甚至是更多的创业公司都需要的一套指导方法,于是,我绘制了下面的图:
 
 
在这张图中,我们用箭头指示了一个生物体从混沌初开走向复杂的历程,并且将整个过程划分成若干分立的阶段。从早期的化学单元的聚集形成有完整边界的细胞整体,再到新陈代谢的持续进行从而催生出细胞内部的流动与网络,而后为了完成自我复制,细胞形成了能够指涉整体的自描述DNA串,最后多个自复制单元又相互联合形成更高层次的个体。
 
企业的成长也与该历程相符。早期的创始团队相互聚集形成创业公司雏形;而后不断地与外界环境交换物质、人员信息形成新陈代谢;反复地新陈代谢催生出企业内部的网络和流动渠道;为了抵御衰败而跨越复杂度阈值,企业被迫形成自我指涉、自我描述的机制,将企业的日常活动凝固成成文的法规体系;最终企业具备了自我繁殖的能力,并复制形成子公司,从而构造更大规模,更层集化的集团或者生态系统。
 
当我见证了百词斩的成长经历之后,我更加笃信,生命系统和企业应该遵循着同样的生长规律!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