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集智俱乐部 > Nature研究:所谓黄金年龄在科学家和艺术家身上可能并不存在

Nature研究:所谓黄金年龄在科学家和艺术家身上可能并不存在

导语

在Nature最新一期中,由王大顺领衔的研究组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发现无论是艺术家、导演、还是科学家,每种职业发展过程中都有三五年特别辉煌,而具体出现的时间却特别随机。Nature 编辑部特意撰写了本文,评论王大顺研究组的这项工作。

来源:nature.com

原题:

From artists to scientists, anyone can have a successful streak at any time

原文地址: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5682-0

论文题目:

Hot streaks in artistic, cultural, and scientific careers

论文地址: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8-0315-8

“美国人的生活没有第二幕,”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写道。而他也应深知这个道理,他从未像1925年他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那样找到他的第二幕——尽管有些人可能会说没有人能做到。

“巅峰时刻”这种现象,以及它们如何汇聚成红极一时的时期,即“辉煌时期”,一直为电影迷们所津津乐道。有没有人觉得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2006年的电影《无间道风云》(The Departed)被授予奥斯卡奖,是对于该导演从1973年《穷街陋巷》 (Mean Streets) 到1980年《愤怒的公牛》 (Raging Bull)期间无与伦比的成就的姗姗来迟的肯定?就此而言,罗伯特·德尼罗在随后的电影中的表现是否曾超越了在斯科塞斯的《出租车司机》(1976年)中的表现?音乐界中也是如此:麦当娜(Madonna),比约克( Björk )和碧昂丝(Beyoncé)在特定时期都闪耀星光,红极一时。

这样的例子可能表明,如果你直到职业生涯中期仍未产出任何重要作品,你就错过了机会。但本周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为那些仍在等待的人带来了希望。通过研究了成千上万的电影制片人、艺术家和科学家的全部作品,它探讨了辉煌时期的出现,即高影响力作品的产生过程。它发现大多数职业生涯中都包含至少一个相对辉煌的时期,并且这在个人作品序列中的出现阶段非常随机。

传送门: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8-0315-8

从篮球中“手感火热”到橄榄球的“强劲势头”,民间智慧在对于辉煌时期的讨论中占据主流,就像它对赌徒的连胜信念那样。玛丽·雪莱(Mary Shelley)在19岁时写了《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 ),而Jocelyn Bell Burnell在20多岁时发现了第一个脉冲星——有人会认为那些家喻户晓的艺术家和科学家们都是在年轻时做出了最好的作品。但是,如何解释小说家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迟来的第二春?在很多人的职业生涯中期,经验优势尚未被能力的衰落所抵消,他们的事业高峰在此时出现——比如音乐家Ella Fitzgerald和Nina Simone。

这项针对众包电影评分和艺术品拍卖价格的全新分析表明,辉煌时期并不在人们职业生涯中的典型时间点出现。 作者认为,创造性的影响体现了“突发性动力”的特征——就像其他人类特质一样,包括运动和电子邮件以及电话通信。这与大型或重大事件随机发生的说法并不完全相同; 相反,成功的事件的出现是相关的,从而使得连续发生的成功事件之间的平均时间远小于随机事件发生的时间。如果一个成功事件发生,另一个很可能很快就会发生——但这个序列不会持续很长时间。这恰恰是一个辉煌时期的定义。

参考文献传送门:

http://iopscience.iop.org/article/10.1209/0295-5075/81/48002/meta

题目:Burstiness and memory in complex systems

对于研究中包含的20,000名科学家来说,影响力的标志就是是每篇论文发表后十年内个人论文的引用数。人们可能会狡辩说一些科学论文在出版后几十年才引起最多的关注 ——但这种情况相当罕见。这里的辉煌时期体现于一系列的论文被引用数显著超过个人的平均引用数。

好消息是,大约90%的艺术家和科学家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至少有一次辉煌时期。坏消息是它通常不会出现第二次:64%的艺术家和68%的科学家只有一次,而且超过两次非常罕见。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说的大部分是对的。而个人可能对这个问题无能为力:例如,辉煌时期与生产力无关。该研究的作者并没有声称“影响力”(impact)——像他们测量的那样——是创造力的良好标志。毕竟,关于如何定义和衡量创造力仍然没有达成共识,更不用说是否或如何培养和发展创造力。况且科学影响力不仅仅是引用数。

事实上,当一件作品的内在价值由它的销售价格决定时,这是很悲哀的。但是,人气和价值之间的脱节可能是这些发现的核心所在。用经济学术语来说,成功的动力是内生的(由创造者波动的灵感驱动),还是外生的(由市场的变迁产生)?想象两者兼而有之是很吸引人的:创造者突然发现自己接入了时代思潮——只是如果他们在这条路上进一步探索下去,便会发现世界已经进入了下一个潮流,而他们的辉煌时期业已结束。

然而,这项研究最吸引人的结论,可能是发现科学与艺术背后有共同的成功机制:一个人在这两个领域成功与否,取决于他创造的东西是否恰好捕捉到了受众们喜好与情绪的变化。

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组织管理学副教授,西北大学复杂系统研究所的核心成员。多年以来,他专注于探索大数据时代所带来的新机遇和跨学科挑战,其研究领域涉及统计物理,信息与计算机科学,以及计算社会学等多个相关学科;具体研究方向包括社交网络, 人类动力学, 以及对科学演化和影响力的刻画。其研究成果发表于诸如《Science》等国际顶级期刊,并被Nature, Science, The Economist, MIT Technology Review, The Boston Globe等国际各大主流媒体和期刊报道。

译者:Frank Xu

审校:杨清怡,张洪

编辑:王怡蔺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