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集智俱乐部 > 热点为何迅速凉凉?MIT媒体实验室揭示人类集体记忆之谜

热点为何迅速凉凉?MIT媒体实验室揭示人类集体记忆之谜

导语

婴儿基因编辑实验,AlphaGo战胜顶尖棋手,微软收购GitHub,长生生物疫苗造假……这些曾经的刷屏事件,你还在关注吗?

热点事件迅速发生,又被我们迅速忘记,人类作为一个整体,集体记忆如何在时间流逝中缓缓消逝?

Pabllo Neruda曾在他最有名的诗《20岁的波玛》中写道:“Love is so short, and forgetting so long”。这段优美的文字描述了这样一个现象:当一个人陷入爱河,总是会强烈的思念对方,然而当爱意快速褪去,记忆也会慢慢消失,这个时间漫长而痛苦。

人类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其集体记忆是否存在着类似于聂鲁达所描述的爱情那样:最初是爆炸式的快速遗忘,接而长期而稳定的衰退;亦或一直是个平稳的递减过程?

近日,来自MIT 媒体实验室的团队联合西北大学和智利发展大学(UDD)在Nature Human Behavior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告诉了我们集体记忆是如何衰退的。

论文题目:The universal decay of collective memory and attention

论文地址: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62-018-0474-5

什么是集体记忆?

集体记忆是社会心理学研究的一种概念,最初由法国社会学家莫里斯·哈布瓦赫在1925年首次完整地提出,将其定义为“一个特定社会群体之成员共享往事的过程和结果,保证集体记忆传承的条件是社会交往及群体意识需要提取该记忆的延续性”,以跟个人记忆区分开。因其浓郁的抽象和难以描述,一直以来就缺乏定量化的研究。

研究者巧妙地找到了记忆的代言人——注意力,通过获得注意力的多少,来重新刻画记忆这个抽象概念。如果一件事情持续获得大量的关注,说明人们并没有遗忘它,反之,如果这件事获得的集体注意力不断减少,则表明人们已经逐渐的忘记了它。

于是,问题就由集体记忆变成了集体注意力的问题,而集体注意力则可以通过在线数据收集得到。作者锁定了5个不同的领域:歌曲、电影、传记、科学文章和专利。通过研究人们在这些领域中注意力的变化情况,指明了人们的集体记忆存在一个普遍的衰变过程。

研究者收集了两类数据:一类是与科技论文和专利授予相关的时序数据,另一类则是与歌曲、电影和传记相关的横截面(cross-section)数据。

对于前者,他们分别从美国物理协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和美国专利及商标局(United State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数据库收集到1896~2016年间20种期刊的物理类论文的注意力模式数据,以及1976~2005年间各类专利授予的数据,并用它们构造了两个时间序列,一个是在一定时间窗口中获得的引文数量,另一个是给定时间获得的累积的引文数量。

而后者,由于缺乏统一性,所以使用横截面数据,意味着通过同时观察歌曲、电影和传记各类信息来收集数据。如歌曲,使用1985.10~2017.07期间前100公告牌(Hot-100 Billboard)周榜数据,为了能够度量流行程度,又收集了 Spotify 在2016.10~2017.07期间的流行性指数(popularity index)和 last.fm 截止到2017.07最后一周的歌曲播放数量;对于电影,则除了IDMB上收集到的14633部于1937~2017期间上映并且投票人数超过1000的电影数据外,还从youtube上收集了这些电影预告片的播放数量;对于传记,则聚焦篮球、网球运动员和奥运冠军获得者他们在2016.07~2017.06期间维基百科传记中所记录的页面访问量来衡量流行程度。

如何刻画集体记忆的遗忘规律?

该研究最大发现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这些领域获得的注意力都遵循了聂鲁达所描述的2阶段衰减模式,更为专业的说,注意力的衰减符合一条双指数曲线,开始阶段聚集了大量的注意力然后快速的衰减,紧接着进入了一个低注意力区域,同时衰减的速度也变得缓慢。

下图中显示了模型在科学论文、专利、歌曲、电影和传记这5类数据中的拟合情况,红色实线是该研究的双指数衰减模型的拟合曲线,灰色实线和虚线则是指数和对数正态模型的拟合曲线。

在A、B、C、D四幅图中分别是Physical Review B、Physical Review D、Physical Review Letters和Physical Review L在不同年份出版论文的引用数据的拟合结果,横轴表示时间,纵轴表示平均新增引用次数;图E、F是不同年份授予专利的拟合结果,坐标轴含义同前4幅图;图G、H、I则是文化作品数据的结果,横轴分别是歌曲首次出现在前100 公告牌周榜中的时间以及电影首次反映时间 ,纵轴均表示标准化后的流行性指数;最后图J、K、L是运动员传记的结果,横轴分别是网球运动员出现在Top-600男单选手榜单的时间、奥运奖牌获得者职业生涯中期时间及篮球运动员成为球星的时间,纵轴则均表示其传记在维基百科中的页面浏览量。

从图中可以看到,在不同领域中,双指数衰减模型拟合得非常好,表明在这些领域中普遍存在2阶段的记忆衰减模式。

要揭示这个普遍的规律其实并不容易,因为来自文化产品的注意力总是有着先增后减的趋势,而这种趋势实际上源于2种机制的混合。

第一种机制是偏好依附,即那些受欢迎的会越来越受欢迎。依据之前的研究表明,未来,那些受欢迎的电影、歌曲或文章会比同类、但不怎么流行的作品受到更多的关注。

另一种机制是时间衰减,而这才是我们观察到两个衰变阶段的地方。因此该团队在选取数据中,选择了相同阶段或者具有相同初始流行度的文化产品进行对比。例如,在研究人们对于歌曲的记忆时,选取的歌曲都来自billboard前100;而在研究科学文章或专利时,则规定文章或专利的引文数量相同。从而剔除了偏好依附对注意力的影响。

为什么是双指数模型?

在社会学中,有一个通识:集体记忆的衰退需要包含两种机制,其中一种叫做交流记忆,它主要通过交谈和社交互动产生,这个阶段的记忆消退得快速而激烈,就像诗句中的爱情一样(图1A中的紫色线条)。而另一种衰减来自于文化记忆,那些以书本,光碟,硬盘中形式记录的记忆,因其特有物理属性,虽然获得的关注较少,但是却衰退的缓慢(图1A中的蓝线)。

基于上述的概念,团队的研究者们构建了一个模型。他们认为,文化记忆和交流记忆共同作用于集体记忆中,因其各自的衰减速度不一样,从而导致了集体记忆在宏观中所表现的2阶段特性(图1A中的红线),即假设一个事件当前的关注量为S(t),包含了来自交流记忆的注意力u(t)和来自文化集体的v(t),他们各自的衰减率为p和q。

不同于传统研究将其两者独立对待,作者将他们耦合在了一起,信息会以r的概率从交流记忆转变成文化记忆,这个很容易理解,例如那些远古的神话或是历史,一开始口口相传,但之后会被人们记入成册一样。整个模型的过程可用下图A说明。

这里,作者假设一开始人们对一个新出现的文化产品并没有任何文化记忆(v=0),只有交流记忆(u=N),这也十分贴近现实。因此,这个过程可以简化为一个双指数函数,分别对两个阶段进行刻画。

而在图1B中,作者在初始交流记忆为1的情况下,查看了不同衰减参数对整体模型的影响,表明波形能够很好的刻画集体记忆所呈现的2阶段特性。在图1C中,与传统的指数衰减和对数正态衰减进行了对比,发现能够比传统模型更好地展现各种类型的注意力动态规律。

一切终将遗忘,只是时间不同

我们很容易忘记一部电影,但是对于那些名人却记忆深刻,这说明虽然注意力双指数衰减模型在多个领域是通用的,但它们衰减速度的差异却很大,会呈现出不同的衰减动力学行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遗忘的时间并不一样。

下图中所示是双指数衰减模型对不同领域数据的参数拟合情况,横轴表示不同领域,纵轴表示模型不同参数的拟合结果,其中q、p是分别是交流记忆和文化记忆随时间的衰减速率,r是交流记忆向文化记忆的转换率,Tc则是交流记忆强于文化记忆的的临界时间。

     

从图中可以看出,对于各个领域,交流记忆的衰减速率p 总是要远大于文化记忆的 衰减速率q;而与此同时,歌曲和电影领域的文化衰减速度要比传记更快,导致前者的临界时间Tc 要低于后者。

为了解释这些差异,需要从两方面考虑集体记忆的潜在动力学:第一,每种记忆机制的支持系统(support system);第二,网络外部性(network externalities)在其消费过程中的性质和动力学。

网络外部性:是新经济中的重要概念,指连接到一个网络的价值取决于已经连接到该网络的其他人的数量。通俗的说,就是每个用户从使用某产品中得到的效用与用户的总数量正相关。

更大的网络外部性意味着个人文化作品的消费量随当前总量增大而增大,从而增强了交流记忆对集体记忆动力学的影响。

以艺术文化作品为例。如果一部电影上映就去看,遇见朋友时便会谈论它。最近发行的歌曲也会时不时地在电台和迪斯科舞厅播放。歌曲和电影从交流记忆到文化记忆的转移率r 都比较高,但是电影比歌曲的转移率要更大些,这可能是因为音乐产业更富有活力。

相比之下,对于运动员来说,偶尔通过纪实回顾得出的网络外部性主要是在运动员参加的体育赛事发生时起作用的。考虑到运动员的成就随着时间推移而积累,平均经过20年,到达他们的职业生涯巅峰时期,他们会更容易被记住。之后,他们主要通过文化记忆来被记忆。

总之,这些结果表明,通过形式化关于集体记忆的文献中的机制,预测了双指数衰变,并且为跨越各种文化领域的记忆衰减提供了通用的良好近似。

无论个体集体,

记忆的普遍衰减规律

正如聂鲁达的情诗中所言——爱情来得短暂而强烈,但遗忘它却十分缓慢。人类社会的集体记忆衰减也遵循着同样的2阶段规律。长期以来,学术界对于偏好依附机制在事物流行过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达成共识,但对于其中普遍存在的注意力(记忆)衰减过程的机制则众说纷纭。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者聚焦于聚焦于衰减过程,将注意力分为两个部分——交流记忆和文化记忆,从第一性原理出发提出的双指数衰减函数能够很好地拟合众多不同领域的实际数据,并从中揭示出不同领域衰减动力学的差异性。为人类社会理解和认知集体记忆衰减提供了非常好的视角。

作者:楼晓丹

编辑:杨清怡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