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集智俱乐部 > 知识可以无限共享,就意味着它会扩散到世界各地吗?

知识可以无限共享,就意味着它会扩散到世界各地吗?

导语
什么是知识?知识如何扩散?知识的价值是什么?
 
编译:集智俱乐部翻译组
来源:scientificamerican
原题:The Rise of Knowledge Economics
 
将近30年前,Paul Romer 发表论文,阐述了知识的经济价值。他在文章中提出,知识是一个“非竞争性商品”(“non-rival good”)。不同于生产的传统要素(资本和劳动力),知识可以无限共享。因此,唯有知识会随人口增长。
 
 
论文标题:
Endogenous Technological Change 
论文地址:
http://pages.stern.nyu.edu/~promer/Endogenous.pdf
 
Romer 的研究意义已被诺贝尔奖认可。但是,这仅仅是个开端。知识可以无限共享,就意味着会扩散到世界各地吗?
 
在 Romer 发表开创性论文不久后,Adam Jaffe、Manuel Trajtenberg 和 Rebecca Henderson 发表了一篇关于知识地理扩散的论文。采用匹配(matching)的统计方法,他们识别了每项专利的“双胞胎”,也就是同时申请并提出类似技术要求的专利。然后,他们比较了每对“双胞胎”专利收到的引用。相比之下,同城专利比其他地方平均多近4个引用。
 
Romer 是对的,知识确实可以被无限共享,但同时,知识也很难走得太远。
 
论文标题:
Geographic Localization of Knowledge Spillovers as Evidenced by Patent Citations
论文地址:
http://homes.chass.utoronto.ca/~serrano/eco2404/Jaffe&Tratjenberg&Henderson1993.pdf
 
什么导致知识的集中?
 
跟随 Romer 和 Jaffe 的脚步,学者们绘制了发明者的合作网络。限制知识扩散的是发明者的合作范围,而非其他地理因素(如制度环境、共享文化)。即使专利已经发表,发明者在该领域的知识依旧受限于合作网络的范围。过去几十年的研究,让我们明白了为什么知识处于经济价值的中心,人人想要,却极少得到。
 
论文标题:
Knowledge Networks from Patent Data
论文地址:
https://link.springer.com/chapter/10.1007/1-4020-2755-9_2
 
 
尺度1:知识关联性
 
 
当 Romer 发表经济增长的开创性论文时,我只有10岁。16年后,我在圣母大学读博士。不同于Romer,我有海量数据:手机通话记录了社交网络和人员流动,国际贸易细致入微地体现了国家的生产模式,第三个数据集是知识的经验测量——用大数据检验 Romer 的想法!
 
知识的第一个尺度是关联性(relatedness),衡量的是一个经济体拥有的关于某一特定活动的知识,反映这个经济体产生该活动的“潜力”。这里的活动是个广义的概念,包括工厂(衬衫制造)、产品(衬衫)、技术(纺织机器),甚至研究领域(纺织业)。关联性体现了知识的一项重要属性:知识不容易在不同活动间迁移。成为音乐专家不能让你也擅长运动。同样的,一个常常出口电子元件的经济体可能矿业并不发达。
 
论文标题:
The Product Space Conditions the Development of Nations
论文地址:
https://arxiv.org/ftp/arxiv/papers/0708/0708.2090.pdf
 
论文图7:最终版本的产品空间中,节点大小表示其世界贸易,节点颜色表示Leamer分类,链接颜色表示距离(proximity)。
 
测量关联性很简单。首先,你需要建立一个连接相似产品的网络。在我们的案例中,我们把容易一起出口的产品连接起来,如衬衫和手套,苹果和梨,公交车和汽车。然后,你要用其中一个产品的网络来计算各国出口的“姐妹产品”的比例。如果“姐妹产品”的出口比例高,这个国家更可能开始出口这个产品。
 
数据告诉我们,经济体更容易与已有关联开展活动。这个结论适用于国家和商品,地域和工业,城市和专利,甚至是大学和研究领域。关联性原理,和经济原理一样可靠。
 
尺度2:知识强度
 
几年后,我们提出了国家、地区、城市总体知识的第二个尺度——知识的强度。知识会有重叠,并以离散的块状出现,因此,知识不能简单加和。基本观点是:一个地方的知识体现在当地的活动中,一个活动的知识体现在活动的地方上。这让我们能够使用递归或与主成分分析有关的数学方法技术、以完全循环的方式定义知识。
 
这种测量方法没有任何知识强度的假设,我们称之为经济复杂性指数(Economic Complexity Index)。
 
论文标题:
The building blocks of economic complexity
论文地址:
https://www.pnas.org/content/pnas/106/26/10570.full.pdf
 
 
但是,经济复杂度可以证明 Romer 的观点吗?答案是响亮的“Yes”。
 
知识强度高的国家更富裕、平等,当他们的人均知识超过单位GDP的时候,国家发展迅速。这个神奇的尺度解释了东亚的崛起、希腊的危机和拉丁美洲的停滞。然而,这些发现仍然不能解释知识是怎么扩散到新地方的,这是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如何应用知识的尺度
 
当我向学者、企业家、部长和公务员展示我的工作时,他们通常会问我同一个问题:“列表在哪里?”他们想要知道与地点最相关的活动列表,需要重点关注的工业发展列表。我从不喜欢“列表”这个词,所以,最近我们和 Aamena Alshamsi 、Flávio Pinheiro 一起,探索了上百万个列表,而不是专注于一个。数学表明,按照关联性递减顺序排列的一张列表实际上是退而求其次的。
 
论文标题:
Optimal diversification strategies in the networks of related products and of related research areas
论文地址: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18-03740-9
 
这是因为列表包括了高度相关的产品,但也包括了终端产品(不与其他产品相关的产品)。终端产品在“列表”上名列前茅,但有时,更需要关注难以开发但指向崭新道路的产品。此外,数学表明,当国家偏离最相关的活动时,存在一个狭窄的机会窗口,这对国家来说是最佳时机。太早行动或太过激进会导致发展项目的失败,但是,在最优窗口期太过保守同样会丧失良机。
 
知识探索无止境
 
更好的数据和方法让我们可以把知识流放在显微镜下研究:我们可以观察到工人转业、失业时知识如何流动;可以看到通信和运输技术如何影响知识扩散:从近代欧洲发明印刷机,到中国火车的提速;我们可以研究移民对知识流的影响;甚至可以利用专利探索创新活动的关联性与复杂性。
 
但是,我们可以加速知识的流动吗?
 
对知识的研究会把我们引向何方?会有一天,我们可以像测量GDP一样,精准测量国内知识总值吗?未来我们会发现操控知识扩散的方法吗?知识会继续集中在城市,还是最终打破社会的桎梏,扩散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我们唯一知道且肯定的是:对知识的研究是个激动人心的旅程。枝条上最低的果实已被摘下,但是知识之树依然缀满果实和香料。
 
翻译:杨清怡
审校:李周园
编辑:王怡蔺
原文地址:
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observations/the-rise-of-knowledge-economic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