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集智俱乐部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02月10日 11:32

自指——连接图形与衬底的金带

自指——连接图形与衬底的金带

文 | 张江

作为上一篇“自指机器奥秘”的补充材料,我们附加了这篇:“自指——连接图形与衬底的金带”一文。该文详细地介绍了从语言到计算机程序再到数理逻辑等领域中各种形式的自指现象。除此之外,该文也详细指出了对角线删除法则与自指等概念之间的联系。

自指——一条永恒的金带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3日 11:56

复杂度阈值与概率论中“漏洞”

复杂度阈值与概率论中“漏洞”

快速的科技发展催生了一个全新的第二自然:人工世界。这一自然并不等同于人类,我们没法任意操控它,它有着自己的属性;这一自然也显然不同于第一自然,因为这个世界充斥着大量的人造物。第一自然可以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孕育出生命与智能;第二自然却始终无法逃脱衰退的命运:房屋不打扫就会落满灰尘;汽车长时间不保养就可能无法上路。无论多么复杂的机器,即使强大如 AlphaGo,我们仍然需要付出远比它自身更多的秩序......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9日 19:05

从意识的多重草稿模型到心流

从意识的多重草稿模型到心流

本次集智俱乐部为大家推荐一本来自“集友”李晓煦的《三生有幸:幸福心理学的三种时间尺度》。本书采用多种研究方法,深入浅出,阐明常识层面的深刻盲点。在理论方面,从时间尺度扩展了 Daniel Dennett 的多重草稿意识模型,对 Mihalyi Csikszentmihalyi 心流学说的“大我” 体验和存在主义心理学的“使命”体验给出统一的操作化解释。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2日 11:59

复杂的城市 简单的规则

复杂的城市 简单的规则
文 | 李睿琪 张江 董磊
 
当我们坐在飞机的轩窗边上俯瞰夜晚的城市,就会发现它仿佛一个庞大有机体:公路就像血管;川流不息的汽车就仿佛血液;人头攒动的市中心就仿佛它的心脏。我们仿佛可以感受到她的呼吸……
 
在中国,最早的“城市”恐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千多年的西周时代,而 “城市”这个词却要等到战国时期才在典籍中出现[1]:《韩非子·爱臣》有言“大臣之禄虽大,不得藉威城市”。
 
在西方,最早的“城市”出现于公元前3000年的苏美尔地区,形成了一定的城市(城邦......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30日 09:31

神经网络与图灵机的复杂度博弈

神经网络与图灵机的复杂度博弈
译 | 东方和尚 
 
1931年,天才数学家图灵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机模型,它奠定了人工智能的数学基础。1943年,麦克洛克 & 皮茨(McCulloch & Pitts)两人提出了著名的人工神经元模型,该模型一直沿用至今,它奠定了所有深度学习模型的基础。那么,这两个开山之作究竟是怎样一种相爱相杀的关系呢?天才数学家冯诺依曼指出,图灵机和神经元本质上虽然彼此等价,我们可以用图灵机模拟神经元,也可以用神经元模拟图灵机,但是它们却位于复杂度王国中的不同领地。神经网络代表了一大类擅长并行计算的复杂系统,它们自身的结构就构成了对自己最简洁的编码;而图灵机则代表了另一类以串行方式计算......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3日 16:08

冯·诺依曼:探寻计算的“原力”

冯·诺依曼:探寻计算的“原力”
译 | 东方和尚
 
人类对人工智能的探索基于这样一种基本假设:我们所在宇宙中的一切过程,无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都是可计算的。因此,原则上讲,冯·诺依曼体系结构的计算机可以模拟任何的物理过程。通过阅读这篇文字你会发现,其实计算可以分为模拟计算和数字计算两种类型。所谓的模拟计算就是需要我们构造一种非数字化的物理过程来对真实物理过程进行模拟。例如,飞行模拟的风洞试验就是基于这种模拟计算的。在具体的应用中,不同的模拟方法会给我们带来完全不同的效果。那么,目前火爆的人工神经网络更适合运用哪种模拟方法呢?让我们跟随冯·诺依曼的脚步,来探究计算的&ldqu......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6日 15:34

遗传算法之父:约翰·霍兰德

遗传算法之父:约翰·霍兰德
文 | 德先生
 
前言
 
约翰·霍兰德(John H. Holland,1929-2015)复杂理论和非线性科学的先驱,遗传算法之父,又译“约翰·霍兰”。
 
约翰·霍兰德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心理学教授,美国著名的职业指导专家,也是著名的麦克阿瑟研究奖获得者、麦克阿瑟协会及世界经济论坛的会员、圣塔菲研究所指导委员会主席之一。1950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学士学位。后获得密歇根大学博士,并长期任教于该校。现为心理学和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教授。
 
约翰霍兰德于1959年提出了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3日 13:34

AI简史系列:2010至今

AI简史系列:2010至今
文 | 张江
 
前言:
 
深度学习在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强势崛起,连接学派暂时领先。然而人工智能始终源于多学科交叉,所以常常是外部力量改变了学科本身,那么人工智能的新变革会在哪里发生?让我们拭目以待。
 
前文概要:从80年代开始,机器学习进入人工智能舞台的中心,开启了符号学派、连接学派、行为学派三足鼎立的时代,直到深度学习在新世纪苏醒过来……
 
人工智能之梦——梦醒何方(2010至今)
 
就这样,在争论声中,人工智能走进了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似乎一切......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1日 14:58

AI简史系列:1980-2010

AI简史系列:1980-2010
文 | 张江
 
前情概要:
 
人工智能之梦——梦的持续(1956-1980)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之后,人工智能迎来井喷发展,许多数学定理被计算机证明,程序可以战胜跳棋州际冠军,在这个黄金时代,人工智能看上去前景光明。然而好景不长,更难的数学定理难倒了计算机,跳棋程序始终无法战胜世界冠军,相关科研经费被大幅削减,人工智能进入寒冬。危难之间,携带大量人类知识来解决问题的专家系统出现了……
 
人工智能之梦——群龙问鼎(1980—2010)
 
专家系统、知识工程的运作需要从外界获......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7日 16:08

AI简史系列 | 梦的延续(1956-1980)

AI简史系列 | 梦的延续(1956-1980)
文 | 张江
 
前情概要:
 
AI简史系列 | 梦的开始(1900-1956)
 
人工智能之梦——梦的开始(1900-1956)为什么计算机和人工智能会在二十世纪中叶开始出现?在1900年的数学家大会上,希尔伯特提出两个和人工智能密切相关的问题。年轻人哥德尔在试图解答的过程中,发现了惊人的秘密。而图灵在探索另一个问题时,形成了图灵机的设想,奠定了计算机科学的基础……1956年盛夏,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小镇上,十几位科学家相聚一堂,迎接一位新生儿——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nb......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5日 14:36

AI简史系列 | 梦的开始(1900-1956)

AI简史系列 | 梦的开始(1900-1956)
文 | 张江
 
前言:
 
二十世纪初,人工智能的概念尚未诞生。且看大卫·希尔伯特、库尔特·哥德尔、艾伦·图灵、约翰·冯·诺依曼、诺伯特·维纳这五位大师如何从数学问题出发,奏响人工智能之梦的序曲。
 
人工智能之梦——梦的开始(1900-1956)
 
制造出能够像人类一样思考的机器是科学家们最伟大的梦想之一。用智慧的大脑解读智慧必将成为科学发展的终极。而验证这种解读的最有效手段,莫过于再造一个智慧大脑——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9日 14:37

百词斩的复杂性思维

百词斩的复杂性思维
 
文 | 张江
 
与中关村相比,成都的软件园区显得更加绿色环保和舒适安逸。只见一个大大的“Tencent”单词孤零零地悬挂在一座蓝灰楼房的玻璃幕墙上,然而这座幕墙的后面却并非腾讯,而是一家互联网教育企业:成都超有爱科技有限公司,因一款著名的背单词软件“百词斩”而享誉全国。这就是我今天要访问的公司,它与复杂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初识百词斩
 
也许是继承了这座办公楼的前主人腾讯公司的超高人气儿和灵性,百词斩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迎面扑来的朝气蓬勃!五颜六色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30日 14:17

AI不是让人们失业的,而是让人更真诚相对

AI不是让人们失业的,而是让人更真诚相对
文 | 尹相志
 
星期六的早上九点,在这个时候一般会睡到自然醒的我因为要采集面包的视觉影像数据而起得特别早。收集这些数据的目的是要训练机器视觉模型,让机器能认识面包种类来自动结账。选择这个时段是因为这个时候客人少,不太会影响生意。来接待的女店员很客气,在我采集数据的过程稍作休息时,还热心地端上店里的招牌冷泡茶,因为没有热水让杂质溶解,冰沁的茶水一入喉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茶香。但是客气归客气,女店员还是难忍心中担忧问了我一句:所以,我该找工作了吗?
 
这样的问题在去年三月后就一直有人问我,我想未来人类历史铁定会为李世乭记上一笔,因为他......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30日 13:41

饮水思源:漫谈人工智能与人类智慧

饮水思源:漫谈人工智能与人类智慧
文 | 王雄
 
记不得这是毕业后第几次回闵行了,感谢思源湖的邀请,也感谢我在十忙之中抽空,回到思源湖边站一站(下雨没法坐),在上中下院自习室里静静地自(wan)习(shouji)一会。不像以前在交大时年轻了,一坐一天可以看完一本书,然后感慨这些写书的人不过而已啊,现在长大了,慢慢就变成曾经鄙视的人,只能敲打敲打一下键盘,记录记录一些流云思绪,供后来的年轻人几分钟读完后鄙视一番增加其信心,这也算就是达到价值了。想说的很多,还是先聚焦在这几天讲的听的报告的一个主题上:人工智能与人类智慧。
          
饮水思源
<......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5日 15:47

王飞跃|智能科技与新轴心时代:未来的起源与目标

王飞跃|智能科技与新轴心时代:未来的起源与目标
          
智能科技的本质
   
AlphaGo唤起了世人对人工智能的热切关注,但背后实质是什么?就是展示了从牛顿的“大定律、小数据”到默顿的“大数据、小定律”之可行性:通过把人类的几十万盘围棋博弈,自我“对打”成几千万盘的对局,然后再凝练成价值与策略二张“小”网,最后战胜人类围棋高手;这确切告诉大家一条从小数据产生大数据,再由大数据炼成"小定律"式的精准知识之路。
 
我相信,AlphaGo之后,IT的时代定义已经变了,不再是信息技术,那是旧“IT......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1日 14:59

人工智能EQ学:博弈机器学习

人工智能EQ学:博弈机器学习
 
文 | 刘铁岩(MSAR首席研究员)
 
人工智能早就不是一个新词了。早在六十年前,在达特茅斯学院举行的一次会议就正式确立了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名称,以及研究领域和任务。在那之后,人工智能几经沉浮,走过黄金时代,也走过人工智能的寒冬。如今,人工智能又迎来了新的春天,不管是Skype Translator实时的语音翻译技术,超过人类准确度的图像识别技术,像微软小娜、小冰一样琳琅满目的聊天机器人,还是不久前的人机围棋大战,都让我们目睹了人工智能技术的一个又一个突破。身处人工智能时代,一方面,我们对人工智能的未来充满信心,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深刻反......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4日 17:33

尤亦庄:引力、量子与人工智能的深度对话

尤亦庄:引力、量子与人工智能的深度对话
文 | 尤亦庄 
 
在我们的世界里,引力支配着宇观星系的运动,量子支配着微观粒子的运动,而智能则支配着我们这些宏观智慧生命的行动。这三种完全不同尺度的现象,看起来似乎毫无关系。但是现代物理学的研究越来越多地表明,它们之间可能有着深刻的联系。
          
虫洞=量子纠缠
 
这第一重联系发生在引力和量子现象之间,称为全息对偶。全息对偶最早是在弦理论的研究中被提出来的[1]。它指的是一个d维空间的量子理论和一个(d+1)维空间的引力理论之间的全息对应,这种对应最明显地体现在量子纠缠和虫洞之间惊人的相似性......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4日 17:11

用深度学习解读量子宇宙奥秘

用深度学习解读量子宇宙奥秘
 
文 | 甘文聪 
 
全息引力理论是建立了无引力的量子场论(量子多体理论)与更高一维的引力理论之间的等价关系。但是直到现在,人们依然并不十分清楚如何从一个无引力的量子场论得到更高一维的引力理论。一个突破是2006年Ryu与Takayanagi发现的全息纠缠熵公式----他们建立了场论的纠缠熵与引力理论的最小面的等价关系。后来,人们发现本身被用来描述量子多体态的行为的张量网络具有与引力时空类似的几何结构。
 
来自哈佛大学的集智科学家尤亦庄和来自斯坦福大学的祁晓亮、杨钊合作,在他们的最新论文Machine Learning Spatial Geome......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1日 14:05

量子计算时代的机器学习

量子计算时代的机器学习
 
文 | 黄金龙
 
人工智能和量子信息
 
在讲量子机器学习之前我们先来八卦一下人工智能和量子信息。1956,达特茅斯,十位大牛聚集于此,麦卡锡(John McCarthy)给这个活动起了个别出心裁的名字:“人工智能夏季研讨会”(Summer Research Project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现在被普遍认为是人工智能的起点。AI的历史是非常曲折的,从符号派到联结派,从逻辑推理到统计学习,从经历70年代和80年代两次大规模的政府经费削减,到90年代开始提出神经网络,默默无闻直到2006年Hinton提出深层神经网络的层级预训练方法,从专注于算法到李飞......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6日 15:01

为人类编程

为人类编程
文 | 张江
 
既然我们可以将人类的脑力视为一种计算资源来替代计算机做一些难度很高的工作,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将这个过程自动化呢?也就是我们能不能像调用一段程序一样来调用人这种特殊的计算资源呢?答案是肯定的,首先让我们来介绍一下土耳其机器人市场。
 
土耳其机器人市场
 
18世纪,有一个叫作沃尔夫冈•冯•肯佩伦(Wolfgang von Kempelen)的匈牙利商人曾经游离欧洲。他随身携带的是他那神奇的宝贝:土耳其机器人(Turk)——一台会说话、会下棋的机器人(如图1所示)。要知道,早在18世纪的时候,计算机都还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