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集智俱乐部 > 假如只用邮寄投票,特朗普和拜登谁会赢?| Science Advances研究回顾

假如只用邮寄投票,特朗普和拜登谁会赢?| Science Advances研究回顾

 
 
导语
 
2020年的美国大选的结果牵动着很多人的心,反转再反转……小心脏都直呼“受不了”,大量的邮寄投票更是成为不确定性的源头。但早在今年8月,就有研究表明,邮寄投票对选举偏好的影响微乎其微。
 
2020年11月3日,本应是美国大选投票截止并确定下一届总统人选的日子,但在疫情背景下有大量选民通过邮寄投票,多州计票工作被迫延长。
 
3日晚开票几小时后,特朗普在多个摇摆州都领先于拜登,于是率先宣布获胜。但反转随后而至——在4日的计票中, 威斯康星和密歇根这两个原本特朗普领先的州翻蓝,这使得特朗普从领先滑到落后。密歇根州甚至出现了新增13万票全部投给拜登的奇观,引起舆论对投票可靠性的质疑。
 
改变投票的方式——邮寄投票——真的会造成选举结果的改变吗?
 
今年8月,来自美国杨百翰大学的 Michael Barber 和 弗吉尼亚大学的 John B. Holbein 在 Science Advances 杂志发表论文,讨论假设美国年底疫情彻底失控、只能通过邮寄投票时,会发生什么。研究参考了美国过去近30年的各级政府选票数据,发现是否使用邮寄投票,对选举结果没有影响。
 
论文题目:
 
The participatory and partisan impacts of mandatory vote-by-mail
 
论文地址:
 
https://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6/35/eabc7685
 
  
2020年的大选注定要与众不同,选民不仅要面对两位高龄候选人,也要同疫情做斗争。“出门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已经替代了“多喝热水”、“穿秋裤”成为了今年我们最常收到的健康劝告。因此在美国大选的关口,许多政客特别是民主党议员,强烈建议其支持者通过邮寄的方式投票(vote-by-mail,VBM)。
 
根据今年7月新泽西州的一份调查显示,有 2/3 的受访者表示今年会采取邮寄方式,而在前两次选举中,只有 1/4 的选民采用邮寄方式投票。
 
根据一项民调显示,有超过 80% 的民主党人士支持邮寄投票,而这一比例在共和党中只有40%。因此,有人认为,采用邮寄投票这种方式会对民主党更加有利。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特朗普会把邮寄投票称之为“骗局”。
 
在今年,这样一种备选的投票方式,变得意味深长。邮寄投票会增加党派选民的投票吗?这种方法会影响到选举的公平吗?
 
纽约时报网站上,美东时间11月5日凌晨1时的选情截图。美国东北部的威斯康星(Wis.)和密歇根(Mich.)两个摇摆州的选情反转引起热议。而后计票“缓慢”、尚有悬念的内华达州成为焦点。| 图片来源:nytimes.com
 
在这篇Science Advances论文中,Michael Barber 等人研究发现,全国大选的整体投票率一般只有 60%,那些有投票资格的选民往往会因为没时间、不愿意排队等理由而放弃。而邮寄投票则可以规避这些问题,并且研究表明邮寄投票能增加整体选民的投票率。
 
Michael Barber 发现,从1992年-2018年的历史数据来看,改用邮寄投票的郡投票人数能增加1.8%-2.9%。进一步的研究表明,这些增加的选票来自年轻人、非洲裔、教育程度低、财富较少的人群。这对民主党确实有一定优势。
 
邮件投票对选民投票率(左侧)和选举结果(右侧,以民主党的为例)的影响
 
不过,并没有证据表示邮寄投票能让民主党获得很大的优势。根据研究者的模型,民主党的投票份额提高了0.7%,但是P值只有0.29。
 
尽管存在选票收割、选民膨胀等质疑的声音,但只要采取适当的安保措施,邮寄投票也并没有那么容易造假。其他研究者的研究调查数据显示,一个人“被投票”的概率其实要小于被闪电集中的概率。
 
不过,邮递投票确实要慢一些,邮政系统自身的延误、信息不一致都会影响到选票统计。以2016年大选为例,总共大约1%的邮寄投票被拒。而特定的选民也确实更容易出现选票被拒的现象,比如,没经验的年轻选民可能改变他们的签名或者延误投票。这其实对民主党的选情也会带来负面影响。
 
邮寄投票带来的更大问题是开票缓慢,而非不公平与党派偏好。
 
即使完全使用邮寄投票,也只是提高了投票率,而不会影响选举结果。
 
对于这次大选而言,我们发现民调数据似乎没比坊间的义乌指数强到哪里去。面对仍然存在的诸多变数,我们无法立刻知道选举结果,而吃瓜群众也要多准备一些瓜子做好追剧的准备。
 
经历一波三折,选情逐渐明朗。如今计票已经临近尾声,特朗普要求重新计票的诉讼请求被多地法院驳回。而反驳特朗普言论的论文,在大选日的2个月前已经早早发表。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2979-x
 
 
作者:Leo、刘培源
编辑:邓一雪



推荐 0